yabo.com“2022年见!”是不是天真的一厢情愿?亚洲旅游的几个层面再思考

原标题:​“2022年见!”是不是天真的一厢情愿?亚洲旅游的几个层面再思考

进入2022年,新冠疫情挥之不去,地缘冲突更加剧了世界的动荡。在这样不稳定的世界格局里,旅游不过是很小的棋子,只能业内再做无奈的调整,方能早日见曙光。

近日世界旅游经济研究中心副主席、世界旅游组织(UNWTO)前亚太部主任徐京,应邀在泰国兰实大学旅游学院线上会议中做了《亚洲旅游——几个层面的再思考》的英文主题演讲。

徐京在演讲中指出,这场世界性的疫情再次告诉我们,可持续性将是旅游业均衡发展的核心。解决数量和质量之间的关系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我们不需要以数量取胜的不文明旅游,也不需要过度开发和践踏资源的旅游。尤其是在多年来增长过快的亚洲,在旅游业复苏的道路上,尤其有必要不要用数量来衡量你的成败。

截至2022年2月17日,根据马尔代夫政府报告,马尔代夫的国际游客人数比2021同期增加了44.9%,达到210184。这个数字非常接近疫情前的水平。

根据2022年1月的《世界旅游组织世界旅游晴雨表》显示,因为许多旅游目的地仍然关闭了非必要的旅游,2021年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国际游客人数比疫情前下降了94%。

全球的情况同样令人沮丧。2021年,旅游业比较2020年的增长率仅为4%,而仍然远低于疫情前期。从数字上看,与2020年相比,国际游客仅增加了1500万人次(4.15亿VS.4亿)。

与2019年相比,国际游客连续两年下降逾70%。根据UNWTO的初步估计,国际旅游业仍比疫情前水平低72%。连续两年损失了30年的成就,这在国际旅游史上从未发生过。

尽管存在上述不利因素,但去年仍有一些希望,旅游业的表现似乎让隧道尽头能看到一丝光亮,并让旅游专业人士感到乐观。

例如,去年夏天,由于较高疫苗接种率和欧盟疫苗接种证书的实施,欧洲的旅游业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尤其是在西班牙、希腊、意大利和克罗地亚等沿海旅游目的地,以及法国阿尔卑斯山等露天地区,复苏形势令人鼓舞。

此外,一些加勒比和海岛目的地表现良好。在那里,国际游客的数量几乎接近疫情前的水平。马尔代夫尤其突出。去年,这个国家接待了130万国际游客,而2019年的国际游客总数为170万。

然而,自去年12月以来,奥密克戎变异株却将新恢复的旅游业势头推向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方向。最近的俄罗斯—乌克兰冲突肯定会使世界旅游业复苏进程复杂化。

“2022年见!”的一厢情愿似乎太天真了。旅游业短期内不会复苏,至少在亚洲不会。在亚洲,恐惧和不确定性继续让海滩和酒店空置。如果新冠病毒继续肆虐,与健康相关的限制将继续限制旅行的流动性。

简言之,世界仍然充满不确定性。我们必须认识到新冠病毒以及持续的地缘政治危机给旅游业带来的负面影响的严重性。在可预见的未来,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际旅游形势将继续面临严峻考验。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和暗淡的前景下,旅游业复苏和重塑的机会是什么?隧道尽头有光明吗?现在真的是讨论振兴旅游业的好时机吗?

在汉语中,“危机”一词由两个字组成,一个代表危险,另一个代表机遇。让我们抓住一些旅游业和旅游业复苏的机会。让我们抓住一些机会,在未来的时代重塑未来的旅游业。

首先,我们不能再以传统思维只依赖我们的主要客源市场。在目前这个阶段,当疫情仍然持续,超出了我们行业的控制范围时,创新的全方位营销方式似乎更值得推荐。

举一个很有趣的马尔代夫的例子。众所周知,中国在2019年的时候是马尔代夫第一大客源市场。但当意识到中国的疫情防控政策超出了一个目的地的可控范围时,马尔代夫政府勇敢地决定不探讨建立绿色特别通道和所谓的旅游泡泡的想法,而是在世界各地寻找新的全球市场。自2020年7月作出这一决定以来,已经取得了积极成果。

2019年马尔代夫的十大客源市场是:中国、印度、意大利、德国、英国、俄罗斯、法国、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

到2021年底,马尔代夫的前十个客源市场转变为:印度、俄罗斯、德国、英国、美国、沙特阿拉伯、西班牙、乌克兰、法国和意大利。

这一变化再次证明了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明智的。这里的核心思想是在全球范围内开辟新的替代客源市场。与此同时,马尔代夫充分利用其独特的地理布局,将“一岛一度假村”的概念作为全球最大的卖点。如今,马尔代夫被公认为是一个远离病毒的避风港,一个缓解焦虑的地方,一个在生活中一面阳光灿烂一面治愈身心的理想地方!

相比之下,两国之间的绿色通道概念或某些客源市场的旅游泡泡似乎对目的地并不奏效。一些地方向前迈进了一步,但随后突然中断,比如Omicron变体,再加上与健康和入境相关的额外复杂程序,最后又倒退了两步。

COVID-19爆发催生了一些新的趋势和产品。其中,国内旅游就是其中之一。过去两年,世界各国政府对国内旅游业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泰国和马来西亚这两个历史上一直专注于入境旅游的亚洲国家,不是坐以待毙,而是都顺应了这一新趋势。

香港,另一个入境游目的地,也建议鼓励当地人重新发现和欣赏不同的社区和文化,向当地人传达积极的信息,为游客的回归做准备。这可能是香港旅发局首次将重点转移到当地居民身上。

“老挝人游老挝”不失为另外一个很好的案例,使得该国对本来不重视的产品有了新的开发。马尔代夫没有国内游基础,但仍然利用这段喘息期及时提出发展家庭旅馆,从而将居住岛屿纳入旅游产品的选项中。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场疫情开启了人们对户外、农村和山区活动的热情和追求。正是这种疫情使无处不在的新鲜空气变成了一种高度需求的吸引物。因此,利用户外产品推动的乡村旅游几乎已成为主流旅游选择。

西班牙的许多偏远山村通常被忽视,现在成了度假胜地。同样,加那利群岛和巴利阿里群岛等海滨度假胜地在过去两年中变得更受欢迎。

中国乡村旅游发展的黄金机遇已经到来。自疫情爆发以来,大西北地区的自驾游、江浙追寻乡绅的体验式旅游、云南和贵州的自然风光旅游,以及各种各样的所谓“红色”旅游产品,都带来了中国乡村旅游的蓬勃发展。

这场疫情让人们意识到旅游作为一种理想的发展模式对促进农村发展的重要性。在满足城市居民寻找“呼吸出口”需求的同时,乡村游必将有助于农村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在中国等亚洲国家,内部经济循环的概念似乎正在兴起。这是旅游业在目的地层面被纳入国家战略的又一次机会。由于新冠肺炎,当全球商品和服务的分销受到威胁时,这一强调国内议程的原则为旅游业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平台。

就亚洲而言,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就一个国家的整体旅游发展议程而言,入境旅游不再是旅游发展解决方案的全部。东南亚旅游目的地和南太平洋岛屿旅游目的地的疫情教训让人们再次认识到,鸡蛋应该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尤其是在国内,以便在旅游发展过程中取得恰当的的平衡。

事实上,内部循环经济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自给自足原则的一部分。已故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陛下构想并发展了“自给自足经济”的理念,作为一项国家替代战略,寻求一条基于和谐和谨慎决策原则的发展道路。现在是旅游业效仿的时候了,应该以平衡的方式将更多资源投入国内,以便在充满挑战的时代应对外部因素。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现在正是业界遵循联合国提出的“包容性发展”原则和在2021世界旅游日中倡导的“包容发展的旅游业”的时候了。

我们必须传达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即旅游业是实现大多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公认力量,特别是在减贫、两性平等、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方面。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必须认识到机会的窗口可能不会永远存在。正是出境旅游需求受到抑制,导致国内旅游业激增。但这种繁荣迟早会降温,一些产品甚至会在国家边境重新开放后消失。

在等待有关部门发出全面重启信号的同时,我们不能不作为。我们必须探索创新,让国内游成为我们的方向,即使量可能有限。值得注意的是,在等待的同时,我们必须进入国内,我们必须进入乡村,我们必须与我们的内循环相联系。

至于入境游,在亚洲,重新开放国际旅行而不受繁琐限制的呼声日益高涨。亚洲航空公司创始人托尼·费尔南德斯(Tony Fernandes)最近对英国广播公司表示,开放边境意味着没有隔离、没有填表和不间断的检测。同样,美诺酒店集团(Minor Hotels)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比尔·海涅克(Bill Heinecke)在致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Prayut Chan-o-cha)的公开信中同样敦促政府简化游客入境要求。事实上,行业的呼声正在被听到,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政府正在开始做出新的决定,以较少的限制性规则重新开放国际旅行。

然而,从长远来讲,随着人们对重塑未来旅游业的期待,这场世界性的疫情再次告诉我们,可持续性将是旅游业均衡发展的核心。解决数量和质量之间的关系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我们不需要以数量取胜的不文明旅游,也不需要过度开发和践踏资源的旅游。尤其是在多年来增长过快的亚洲,在旅游业复苏的道路上,尤其有必要不用数量来衡量你的成败。

现任世界旅游经济研究中心副主席、国际山地旅游联盟专家委员会委员和湄公河流域旅游顾问团成员。

长期就职于国际组织,从事亚太旅游行政管理和研究工作。曾担任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亚太部主任(2003-2020年初)并兼任该组织全体大会及执委会执行干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