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克的两个世界

过去一个月,在法、西边境的巴斯克旅行,虽说都是巴斯克区域,却有种去了两个巴斯克世界之感。

先是到了法国西南近边境的巴斯克中心都市巴约纳,虽然是法国巴斯克的最大城,也只是个人口四万多的小城镇,但基础建设却很好,更难得的是巴斯克文化保护做得很好。老城区的小巴约纳教区教堂,周日早晨还有巴斯克语弥撒,地方料理也处处可见。

不少中世纪以来的历史建筑保护得很好,还有巴斯克民俗博物馆,再加上当地仍以巴斯克人为主,某些巴斯克服饰、舞蹈、运动、节庆持续存在,让人觉得巴斯克人虽然拿着法国护照,却有自己的文化护照。

除了巴约纳外,邻近的古镇圣塔克鲁斯和边防小镇杭代等,都是美丽地方,房子大都两三层,也都有年代感。附近靠山地区望去都是绿意盎然的山野和农舍,靠河海出口处也有充满活力的渔村和宜人的海滨,因人口不多(法国巴斯克地方大约廿万人),以我去过的法国每一省旅游经验来看,生活还挺不错,不是比较有钱,而是有文化的自尊和热情。

尤其巴斯克人的小区、邻里、家庭关系紧密,形成较和谐与亲密的社会,不像有的法国小城会有的荒寂,巴斯克社会的贫富差距也不那么大,城乡生活水平差别也较小。

基本看来,巴斯克人想做大事,可能得去波尔多或巴黎闯闯,虽然不见得成功,生活压力比较大,但好在他们还有不错的小镇可以回去。世界性地向都会移动,本是佷难停止的潮流,但人类若能拥有美好的小镇当退路或出路,我们的人生是否会更快乐些?

在法国巴斯克待一阵后,向西班牙巴斯克地区移动,才进入西班牙边境城伊伦就吓了一跳,离法国边城杭代火车才不过五分钟,只越过一条河,竟然是两种地貌,田园风光变成了丑陋残败的工业废墟感。

我虽曾去过西班牙巴斯克工业大城毕尔包,那是华丽交织着残破,不像北方这些小镇,都是水泥厂、化工厂、钢铁厂等等,房子都盖得很丑,高楼林立,又拥挤又破旧。这里的海湾山丘原本应像法国那里一样美,但人为的破坏却毁了这。我终于理解西班牙巴斯克人对政府的愤怒,看到几千年来居住的大地被摧毁,怎么可能不想脱离恶政?巴斯克的土地和人民付出了代价,是谁得利?

我怀着不安的心进入圣塞巴斯蒂安,这是西班牙巴斯克最有钱的城市,深受西班牙、法国皇室的影响,再加上长期巴斯克认同被压抑;尤其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大量的巴斯克人避走法国,加上长期受巴斯克恐怖活动威胁,西班牙政府有意让这里成为族群混合度很高的城市,有一种不同于法国巴斯克城的氛围,比较国际感,看不到太多巴斯克文化标志的意象。但当地巴斯克厨师在法朗哥去世后,发展出一套整合巴斯克地方料理和国际精致厨艺,造就了新巴斯克美食运动,成功地把巴斯克饮食文化推上了世界舞台。

巴约纳和圣塞巴斯蒂安,代表了不一样但都有其特色的巴斯克本质和混合的两种方向,也许适合不一样想法的巴斯克人,但是残破的西班牙边城却让人绝望与哀伤,我在旅途中思索坏政治对人和土地的伤害,台湾花东该走哪一条路?当然不该是工业化花东吧!(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韩良露)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